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老板,你轻点

老板,你轻点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啊……老板,你轻点……”小瑶吐出了满口的可乐混合着的精液,抑止住一阵阵的恶心感觉,轻声地对这个年轻男人说道。 但在这无法得罪客人的环境下,自己还不敢对客人过份的举动做出太大的反应,只好轻摇着屁股躲避着,心下暗自寻思,这个客人还真奇怪,下面那么脏,他却亲的那么带劲,北京人真是奇怪哦。 “呵~~老板,你轻点啦,不要咬,有点疼……”小瑶再次轻声提醒,一边轻擦着软化的阴茎,一边揉摸着软化后有些褶皱的龟头。 龟头传来的阵阵不适让张明停止了疯狂的举动,为自己这冲动的行为反省起来。 “今天真是奇怪啊,从来不愿意碰触桑拿小姐的自己怎么会那么冲动的做出亲吻私处的举动呢?难道是今天雷晓瑶的赏识让自己找不着北了?不过这么清丽的女孩应该还算干净吧?”强压着心中的懊悔,张明开始为自己寻找理由。 “小瑶,不好意思,来坐下歇会。”因为女孩的温婉张明和颜悦色地说道。 “不累呢~~老板你都没让我怎么累,你很快就出来了。”小瑶坐在床边轻笑道,话刚出口就有些后悔,不禁暗骂自己,很多男人很在乎这个的,自己却这么说,不是太伤人了,小瑶有些担心的垂下了头。 张明心下暗骂,奶奶的,我虽然不是做爱强人,但也算可以了,居然这么两下就被清洁溜溜,你丫的还调笑我。但一看小姑娘低垂的头,就知道她无意的,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毕竟和一个桑拿小姐计较这些没什么意义。 “没关系的,我就是典型的床上小旋风,办事不到一分钟。”张明自嘲道,以往自己常用这句话来作为调情的笑话,没想到今天却实在的发生了。 “对不起,老板,我不是有意的。”小瑶犹自低声地解释着,生怕张明不满意。 “算啦算啦,我不会计较的。”张明有点不耐烦了,虽然你长得不错,但说多了毕竟惹人厌。 “你多大了,这么漂亮怎么出来做这个呢?”张明说完也后悔了,从自己不算太多的嫖娼经历来讲,小姐最不愿意回答的就是这个问题了,想通的、比较相熟的小姐可能会说缺钱啊所以只好卖,有点故事的小姐可能会立即对客人产生不良印象,毕竟这个社会还没有完全到了笑贫不笑娼的地步,出来做也有很多是逼不得已,更有可能是被胁迫卖淫,这其间心中的苦楚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没办法啊,我出生在海边的小渔村,从小生活就很苦,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出海打鱼再也没有回来,我妈后来嫁人走了,我是我大伯养大的。大伯家里人口多,生活也不容易,而且也没多余的钱让我上高中,所以我初中毕业后就开始帮大伯忙了,18岁的时候我不想再在那种环境下生活,所以就出来闯了,我不怕吃苦,但是做服务员啊的工作挣钱刚刚够生活,实在没有多余的钱买洋娃娃,后来一个老乡介绍我来这里做的,这里真的能挣很多钱呢,我买了好多很好看的洋娃娃。你不会笑我吧,我就是特别喜欢那种毛茸茸的洋娃娃。” 小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这么多,以往自己会编很多不同的故事说给客人听,有时候甚至还会掉两滴眼泪,以博得客人额外的小费。但今天却下意识的说出了心中的真实想法。这么坦诚的说出原因还是第一次,一丝羞涩浮上了脸颊。 张明呆呆的看着小瑶姣好面容上的那一抹羞红,半弯的眼睛有一点晶亮闪闪,仿若一道电光刺中了心中某块柔软的地方。 顿时心中百感交集起来,大家都一样是飘在北京的异乡游子,不论是做婊子还是做所谓的白领,其实谁比谁强多少呢?刚来北京时应聘的那家公司,从分区主管到经理哪个人不是把自己骂得狗血喷头呢?还要低着头接受,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不然扣了工资谁来为下一餐买单? 就说集团里面的公司吧,有那么几个所谓ol为了升职加薪还不是被总经理干?不但被干还要装着滋味不错,这样的ol比这个桑拿小姐能高尚多少呢?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张明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人。 “我不会笑你的,小瑶,出来不论做什么,只要将来无怨无悔,只要不论何时都能够用一种宽厚的心态面对自己的过往,或者把眼光放到将来,只要健康快乐的活着,就是最大的胜利,相信我,美好的生活一定在等着你。”张明有点动情,语无伦次的说了很煽情的话。 “老板,我能叫你大哥吗?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这么好听的话,虽然我不大懂,但是我知道你是鼓励我好好生活、好好奋斗,谢谢你………”小瑶也有些激动。 “呵呵~~我不是什么老板,你叫我张哥吧,我也是外地来北京打工的,也想在北京创下一片自己的天地,只不过我们从事的职业各有不同,但是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都是为了未来美好的生活,我们互相加油吧!”张明真诚的对小瑶说。 “张哥……你真好………”小瑶猛地扑在了张明的怀里,死死的抱住了张明腰,眼眶有点湿润,但努力眨了眨眼,压住了心里那丝慌乱。 嗯,加油,在蓝梦我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始,要继续努力。张明轻抚着小瑶的短发,对自己说道。 怀中的娇小身躯在怀中紧贴着,隔着薄薄的裙衫张明能感到那软嫩身体的诱惑,光滑的大腿时不时擦碰到软化的阴茎,刚刚射精的不应期过去了,龟头因为偶尔能接触光滑温润的大腿而快感阵阵。俨然又蠢蠢欲动了。 “张哥………”察觉到怀中男人的变化,小瑶轻轻的从鼻孔中发出了一声腻哼,心底也有一丝丝的欢喜,“张哥,你还要不要再来一次,钟点反正还没到,我不收你钱好吗?”小瑶说完用大腿压住已经抬头望月的阴茎摩擦着。 “呼……”张明深呼出一口气,阴茎在小瑶大腿的磨压下再次昂首挺立,真是作男人“挺”好啊! “那太好了……谢谢你小瑶……”紧紧地搂了一下怀中的女孩,看着那清丽脸庞透出的丝丝妩媚,张明情不自禁的轻轻吻了一下那弯翘的红唇。 小瑶再次傻掉了,这个张哥还真是不嫌弃啊,这次居然亲自己的嘴唇,这个嘴唇是比下面还要污秽的地方啊。看着张明眼中那抹真诚,小瑶用力摇了摇头,甩去心中的异样和疑惑,扭身向那怒挺的阴茎俯下了头。 小瑶跪爬在张明的两腿之间,左手轻轻的扶着阴茎,伸出舌头开始围着龟头打转,这次没有垂下眼帘,反而微笑着半仰着头看着张明,眼神充满了不带虚假的温柔和浅浅的妩媚。 紧身的裙装包裹着玲珑的曲线,高高翘起的臀部在昏暗的灯光映照下不时轻轻晃动,恍惚中仿若勾画着一道道柔媚的弧线,小小的按摩间轻轻回荡着似乎从鼻腔后部发出的“嗯哼”声,张明的意识有些模糊了,龟头、茎身,阴囊和湿滑温润的口腔的亲密接触,仿佛催眠术师的钟摆,摆动着摆动着,好像要将张明最后的理智完全的吞没。 在意识最终消失前,浮上脑海的居然是:“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沙发?!”(哈哈……开个玩笑,这句话我想说的是:黄易笔下的天魔妙相也不过如此吧!) ************ 被一阵冷风惊醒的张明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着周边的环境,自己仰躺在一张不很舒服的按摩床上,身上盖着一床不知哪里来的薄被。房间内的灯光昏黄阴暗,完全无法判断时间。 “糟了,我在源源呢,现在也不知道几点了,迟到就糟了,雷晓瑶和王志强还不知道怎么骂自己呢,都怪昨天加班那么晚还要来这里泄火。”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睡着的,疲劳和兴奋双重压力下的必然结果,最后估计也没射出来,小瑶这女孩还真不错,还给我拿了床被子,怪不得有股子香香的味道。”张明一边回味着一边快速穿上桑拿的休息服。 猛然看见床头柜上桑拿手环下压着一张纸,张明拿起来凑到灯光下看:“张哥,你睡着了,我帮你盖了我的被子,香香的吧,嘻嘻,不好打搅你休息我自己用你手牌签了单。我的传呼是126呼5201314,有空找我吧。小瑶。”虽然字写的有些歪扭,但字里行间透着真诚,霎那间小瑶那微笑的小脸似乎已经跃然纸上。 “这小丫头,还真是可爱。”张明不禁露出了微笑,叠好了小瑶的被子,张明匆匆的奔出按摩间。 糟了,都已经8点半了,打车不知道能不能感到公司,如果迟到了扣全勤奖到不是很重要,就怕雷晓瑶因为昨天的计划在今天召开会议,那就坏了。张明结完帐,并交待服务员把被子交还小瑶,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到路边。 气喘吁吁的跑上蓝梦大厦四楼,时间已经是9点20分。“完了完了”无奈的打了卡,看着卡上的红字张明叹气。 “张明,雷总叫你一来马上去大会议室开会。昨天一夜激情的不知道时间了啊,小心雷总骂死你。”前台的赵蓓蓓看着张明低声调笑。 “不是吧,都怪你,今天一早上起来也不叫我,害我迟到,还花了20多车钱。不行,中午吃饭你要补偿我的精……神损失。”张明故意把精字拖长音和赵蓓蓓开玩笑。 赵蓓蓓是公司的宝贝儿,为人开朗大方,是个乐天派,但属于典型的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可以和你开很色的玩笑,但你要以为自己有戏想得寸进尺,就会立即撞墙而回,说定还会头破血流,属于公司的神秘人物。 “要死啊你,是不是姑奶奶一天没掐你,你皮痒了?”赵蓓蓓嗔道“快去开会,雷总特别说过的。” “得令喽,为夫这就去也……”公司也就张明敢对赵蓓蓓称为夫,中午aa吃饭的几个同事都喜欢看两个人斗嘴。 平稳了下心情,推开了大会议室的门,看着眼前的阵势,张明的头不禁大了起来。 公司的高层管理者赫然全部在座,王志强和王娜也坐在其间。雷晓瑶坐在主位,脸色低沉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张明。 “对不起,雷总,没听见闹钟……”张明诺诺的不知说什么好。 “怎么搞得,特意叫你今天不准迟到的,你当做耳边风!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我做的时间管理的培训一点用处都没有吗!不知道良好分配自己时间的人怎么能做大事成大事!”雷晓瑶一点也没有因为昨天的加班和优秀企划给张明留面子,反而劈头盖脸的将张明训斥了一顿。 雷晓瑶看着张明涨红着脸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公司其他人员在自己凌厉的目光下不自然的垂下眼睛,雷晓瑶满意的轻哼了一声:“先坐下,开完会到人力资源部自己填张罚单。” 张明心里也是立即打了个激灵,看来雷晓瑶是要给自己个下马威,不让自己因为一个案子就好像要翘起尾巴来,这也提醒了自己,这个案子虽然是自己的心血,但是雷晓瑶的指点和全局观还是给了自己很多启示,千万不能得意啊,自己的职位毕竟是与会人员最低的,夹着尾巴做人一定是紧记在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