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和同事少妇偷情告白

和同事少妇偷情告白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玲的全名是三个字的,名字中有一个玲字,和她在一起时平常都叫她名字,单独想处时都是你呀你的叫着她,现在写文章估且就这样称呼她。
  她是个美人坯子,年龄比我大3岁多,父是山东人,母为湖南长沙人,父年幼参加八路打日本子,随四野打到湖南参加湘西剿后就留在那儿一直到从部队离休。母是湖南长沙当年也是长沙市里的学生妹,刚解放那会还未毕就参了军,也来到了湘西,两老当年同在一个部队,一个未取亲一个未嫁人,结婚后把家就安在湘西,在那个边垂一连串造去了6个小人儿,我的玲是他们最小的女儿。
  玲喜欢把头发烫成小波浪形,留个半长发式披在肩上,有时也把盘起来,露细长颈项。玲长相随她母亲,适中的高额,笔挺的鼻子,一张标准的瓜子脸蛋,唇红齿白小嘴巴丰满有肉感,嘴角两边有点向上微挑,弯弯的细眉下有一双盈盈秋水般盼顾撩人的媚眼,双眼皮上生着长长上挑的睫毛。
  玲身高有163左右,修长的两条腿,小腿细长大腿浑园丰满,纤纤饱满的小蛮腰称托丰满的乳房和尖翘的肥臀,整个人现得体态轻盈丰满不失苗条,坐立行走丰韵娉婷的,十分吸引人的目光。据她自己说在8岁前曾在体校练过体操,平时喜爱穿紧窄贴身类服装,所以其体形柔韧苗条、挺拨婀娜、玲珑有致、丰姿冶丽一点也不其怪。她说话的莺声燕语不急不慢,声音又娇又柔,怎么听都是嗲嗲妮妮的。
  随着和她的关系深入后,我在心里对她的评价是16个字:秀色可餐,千娇百媚、风情万种、天生尤物。但她生得有一个缺点,就是肤色象她父亲不够白,但生长那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还是造就了她一身细腻光滑的“黑皮细肉”。和她相熟后,她常常感叹我父母给了我一身好皮肉,白净光滑,还调皮的撒娇吵着要和我换。
  我和她认识已过了十多年了,我那时刚大学毕业分到她在的单位工作,我们俩在一个办公室,她已经结婚生子,儿子还只刚刚下地可以自己走了。我第一次见到她,是个热天,她穿一件白圆领角的短袖衬衫,一条翠绿色起小花的齐膝半截裙子,把杨柳细腰勒得紧紧的,丰满的胸部越显凸出,笔挺细长的小腿套着肉丝长袜,别人给我介绍她时,她盈盈一笑,明目皓齿,袅袅一声:“欢迎,我们办公室来了个大帅哥呀!”。
  我对自己的相貌还是有自信的,上学时班上的女同学就常在我身后唧唧喳喳,老妈单位上的女同事常把我挂在嘴边,和某某某电影明星PK,加上父亲在我们当地一所专业学校的教书,算得上是那块儿的名教了,受环境影响也算是在书堆里长大,跟我们那批野孩子比起还有点气质上的优势。
  她也是几年前读完高中后随父亲转业离休后定居到这个城市的,所以她在这个城市里没有同学和儿时的玩伴,平时没有什么社交活动,上完班就回家,家里雇了一个小保姆,也没有什么家务可做,加上家里出身有些高,有一点大小姐傲气,和单位上的同事往来得也不多。偶尔能遇到那么几个贪图她姿色的男人来骚扰一下,但她每次都能说说笑笑中轻言细语把他们打发了,还不得罪人,隔段时又会屁颠屁颠的来献殷勤,有时还带些吃的用的什么的来,每次把人打发走了都会嗲嗲叫我的名字,把我叫过去一起分享。平常清闲时也爱凑过来和我说话,大家一起玩笑进她喜欢把话题往我身上扯,有什么事件也爱喊我帮她的忙,并时常说以后要感谢我,帮我物色一个好女朋友。
  那个年代的人还纯洁,我刚读书出校门,还有点傻傻的,有些事还不太明白,但在我心里认为玲是个好人,热心肠不经经怪怪的,加上走入社会还不太适应,把她当做一个可以信赖大姐看待,有什么话也喜欢和她说说,平时也就以X姐称呼。有一次上班时她回了躺家,她家就住在我们办公的楼上的,约半个小时下来,衣衫有点松散,我就多看了她几眼,她那对丰满的胸部自然比较打眼,我发现她最凸出的部位一边有一块湿迹。
  当时办公室就我们俩人,我就指着她胸部喊了一声:“X姐,你那里被水打湿了!”,她低头一看,立刻手掩着胸部,面红如桃花,娇羞微嗔:“啧啧,你个小家伙怎么往这里看呀!”,马上遮着胸部回家换了衣服,脸红红下来了。
  看我有些不解的望着她,惺松朦胧的扫了我一眼,再不敢看我了,带着娇羞的浅笑教训起我来:“傻东西,喊那么大声,喜得没有人!姐那不是被水打湿的,是上去给小家伙喂奶,流出来打湿的。”
  “哦,知道了,这么大还在吃奶呀,看X姐的样子就知道奶足得很!”
  她腮晕更红了,娇羞的剜了我一眼:“看不出来你人小鬼多,尽往人家那里看呀!下次不准看了。”
  我当时心想你那地方扎眼呀,再说我也是实话实说,丝毫没有调笑的意思,正要开口争辩,她却先开口了:“不准说,以后都不准说这事了!”
  那一天她再没有和我说话了,她一个人坐在那里不时会脸红一下,我觉得空气中透着怪怪的气氛,也是从那次才知道她每天都上去两次,是跟小孩子喂奶去的,从那以后每次上去我都会望她几眼,她立刻会脸红,略带娇羞笑靥的瞪我两下,每次我俩对面相遇和发现我在看她时,她都会脸红一下,有意无意挺挺腰,偷偷往自己的胸部扫一眼。
  秋天过去了,就到了冬天,那时条件不好,办公室没有空调,冬天都是烤碳火取暖,每天早晨上班第一件事就生碳火,办公室放一盆火就暖暖的了,把手头的事做完后就大家围着火坐在一起,聊聊天看看报纸,过完春节后来领导把我调整在科室里搞外务,经常去差到各业务单位跑,每次日去出前她都很关心的样子,问这问那的,特别留心我什么时候回来,我在外地打电话回来汇报工作,很多时间都是她接的,响铃的时间都不会很长,接通后来从她的语气中听得出很高兴,要问问我在外边过得怎么样。
  外去回来后,第一眼看到我了会很兴奋样子,会打听一些我在外面的情况,围坐在火炉边上要我讲讲见闻游玩趣事,听到有趣的事会开心的笑,有时会表现出神往和遗憾表情,说她在家很无趣,天天做一些重复的现事,也想到外边转转。
  春天到了,我的见习期快满了,上级主管部门对即将转正的员工要进行政治和业务上的培训,地点在省城,时间是1个月,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她时,第一反映是一阵忧郁落寞,问我怎么要这么长的时间,我说我也不知道,都是上级安排的。她沉默了一阵,叮嘱我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要注意一些什么事,还问我能不能抽空打电话给她,说她和别人没什么话讲,如果我没在公办室,她会很无聊。从她期盼的神情里,我猛然意识到了,我俩之间关系已超过同事之情,一定还会有发展的故事。
  在外学习期间,心里时常会想起她,很想知道她此时此该在干什么呢?想打电话给她,心里又很慌乱,象怕什么事情会发生似的,有几次拿起了电话,就觉得周围的人都在盯着我看,心里鼓起来勇气又没有,放下听筒转身走了,就这样一直到培训结束也没有给她打电话。
  回到单位后同事遇到我了都热情过来打召呼,唯独她对我爱理不理的。一月不见她,她好象消瘦了,有一点郁郁寡欢的味道。冷莫的瞟了我几眼,就一个人上楼去,大约过了一小时后才下来,坐在办公桌边上一个人拿了张报纸在翻,我有些畏畏缩缩的向她打召呼,她爱理不理的答复了一句:“哦,回来了呀!培训很忙吧,辛苦了!人缘不错,大家看到你多高兴呀!”,搞得我很尴尬,不知怎么应对,但我知道可能是在生我的气,怪我没有给她电话呢!
  一直等到第二天上班,我特意早点去,因为家就在楼上,一般总是她第一个到办公室的,果然进办公室就看到她在扫地,见我进门了也没有理我,我忙拿起撮箕过去,嘴里亲热的叫道:“X姐,让我来吧,你坐边上休息一下吧!”。我抢过她手中的扫帚,她连眼都没有抬一下,转头就走到自己的椅子上翻报纸看,我一边扫地,一边走到身旁,看着她的脸,小心翼翼问她:“X姐,这一向你好象瘦了些,没事吧?”
  她从报纸抬起眼,嗔怒看了我两下,把头转过去有些负气的答复我:“嘿,我瘦了吗?你怎么会知道我瘦了,我天天上班下班,能有什么事?就是有事也跟你无关!”
  我怯声怯气的回答到:“X姐,别生气了!对不起,我知道是我不好,没有给你打电话惹你生气了,是我的不是,请你别这样好不好!别气坏了身子。”
  她又把头转过来,看着我站在她身边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她很快低下头埋怨起来:“你不记得呀,哪怎么不打电话?”
  我连忙争辩到:“X姐,我没忘记呢!很想给你打电话,想听听你的声音,想知道你在做什么事,不骗你的!X姐。可寝室没电话,只能跑到传达室或打公用电话,每次一到传达室门口,那守门老头就盯着我看,我就不敢进去。打公用电话那里好多人,他们老是盯着我看,看得我心里虚虚的发毛。好不容易拿起电话后,心里就会想要和你说些什么呢?心里反而空荡荡,觉得什么话都不能说。X姐,别人看着我给你打电话,心里好慌呢!真的!”,说完了拘谨的瞄着她,见她脸色好象缓和了一些。
  她埋头沉默了一会,眼皮带着长长睫毛闪了两下,抬起了头来看着,我看见她眼睛有点红了,伸手过来在我手臂上捏了两下说:“看你一副畏手畏脚的样子,男人吗要胆量大一点!好了,姐相信你,姐知道了,姐不怪你了!别这样子了,等下让同事看到了不好!”
  “好,X姐不生我气了我就不怕了,我知道了,我以后要胆子大一点,别人看着我给你打电话也不怕!”
  她扑兹掩口一笑,眸子漫着温情看着我说:”你知道什么呀,什么打电话不怕人看呀,你还是一个胆小的傻瓜!”说完自顾自的摇了几下头。
  我见状急忙问她:“X姐,怎么啦?我说错了吗?又惹你生气了吗?”
  她失望似的边摇头边说:“没有,没事的,姐没事!别说这事了,等下有人来看到不好!别瞎想了。”
  我俩的关系又和以往一样,彼此的心灵好象更加接近,我希望每天时时刻刻都能和她在一起,处于青春成熟期的男孩子,常常会有一些想法,有一次竟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们俩赤条条的搂在一起做云雨之事,紧要处惊醒过来,裤裆里湿漉漉的一片,第二天早晨看到也清清丽丽、袅袅娜娜的样儿,感觉裆里那话儿一热。
  又过了一段时间,进入春末夏初,那年的天气热得特别早,身上穿的衣服脱得只穿件单衣单裤了,玲穿一件颇紧薄衫,把胸脯箍得鼓胀胀的,后背都能看到一条胸罩箍出的勒痕,我一看到她就会想,这层薄衫内罩住的是一幅什么样的风光!跟以前不同,她能够自然的接受我目光的关抚,不过盯的时间长会两腮红红的,娇羞魇然瞪我两眼。可能是男子天生脸皮厚一点,反正我是没有脸红不好意思过。
  有一天快到下午,正值烈日当空,她接到一个电话,我们仓库里要一份数据表,要立即送过去,她把数据表找出来拿到中上,看着外面的太阳犹豫不定,我问她:“X姐,怎么啦?”
  她回答到:“这么大的太阳,送到仓库里去会晒死,姐本身就黑,会晒成非洲人回来呀!”
  我们仓库距这里有3公里,不远不近的,女人大多怕晒。我从她手里拿过数据表格,说:“我来送吧,正好现在没事。”,那时个人交通工具就是骑自行车了,顶着高温烈日一去一回大约半个小时后满头大淋回来了,玲看着我,眼里含着感谢和怜爱,站起身段把我的茶杯递过来,一边催我喝几口解渴,说是可以解凉防中署。
  一边连声说着谢谢,掏出手帕帮我揩额头和脸上的汗,一股带着她体香的味儿窜入我的鼻孔,我心里一热盯着她,喃喃自语:“太阳好大,真晒人!怎么感谢我呀?”,她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会,向周围扫了一眼,见只有我们俩,迅速伸过红润饱满的嘴唇,在我脸颊上“啵”的亲了一口,娇羞的看着我掩口一笑,然后用手帕在亲过的地方揩了两下。
  那一吻后,层纸被捅破,接下来的发展如同流水一样,伺到机会我会到她身边,指着脸或者嘴索吻,开始还有点扭扭妮妮拿捏,后来就来者不拒了。有一次下班后,办工室的人都走,只剩我们俩最后准备走,我走过去要她吻我的嘴,她站起来身子靠近了我,亲了一口,我一下揽住她的腰,嘴印上她的唇,她提示把门关上反锁,两人搂在一起,热烈的亲吻着。
  她两个肉呼呼的奶子顶在我胸前,温香软玉的身子紧贴在我怀里,我的手搂着柔软的腰,吻到激情处,我的身体觉得象是充满气体要爆炸的气球,不知到要如何办,突然觉得她的舌子如蛇一样要我嘴里钻,我张开接纳,两条舌子绞织在了一起,身体的感觉越来越强,能感觉到两人的呼吸变得急促灼热,她的小脸胀得通红,闭着眼睛,睫毛在闪动。
  我的手在她温软的后背摸索,禁不住插进她裙子里,搂着她在她屁股蛋上抚摸揉搓,顺着股勾慢慢的探到两腿间,那块我还从未见识过的神往之地已变热气腾腾、湿漉滑腻,不谙女人的我不知怎么办,只知道手在那片湿热的沼泽地里留连、折腾,弄得她在我怀里嘤咛呻吟,我的手指突然探索到一个洞时,我明白这就是最终的目标地,手指正准备急切插进去。
  她急忙叫停,连忙推开我,连连说:“这不可以的,这里这样的不可以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平定了气息,她坚定的对我说:“以后不准叫我姐了,我不想做你的姐!”。
  我急忙问她:“怎么啦,生气了?我没有惹你呀!”
  她看着我,除了一丝镇定的微笑,没有其它的表情说:“还没惹我?还想怎么惹呀?我没生气,下次找机会吧,这里怕有人进来!”说完后,有点暧昧有点意味的甩给我一个笑,我模模糊糊的明白了她的意思。在以后的几天里,迫不急待的等待着她所说的那个机会!从那天以后我就再也没叫她X姐了,真接称呼你或名字。
  过了几天后,在我们中午快下班时,她见办公室其他人不在,对我说:“你中午到我家来,他中午不回来的,保姆带着小家伙被我打发到我妈家里去了,中午也不会回来,我在家等你!”说完后见我看着她,脸一红宛尔一笑,转身留下一个袅袅娜娜的背影上楼去了。
  我在外面糊乱对付吃了点东西,心里老挂着中午到她家里幽会的事,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就关门上楼去。整栋楼里寂静得很,只听到我一个人的脚步声,走到楼梯处,心里突然想着万一被人看见我进了她的家里怎么办?万一她家里人突然回来了怎么办?万一好事做了后去来时被人看见了怎么办?心里害怕起来,脚步竟向楼梯边上的卫生间走去,挤了两滴尿出来,又回到办公室。
  一个人坐在那里,想上去又害怕,鼓起勇气走到楼梯边后又走向了卫生间,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次,晕死我了!最后到2点多了,办公楼里有人来上班,听得到人活动的声音,反而不怎么怕了,就走上楼来到她家门口,我轻轻敲了敲门,没有人应,轻轻一推门没有锁,我走进室内把门关上,就听到里间卧室传来她的轻轻声音:“敲什么门呀,怕别人听不到是吧!”。
  我走进卧室,窗帘拉起了室内有点暗,整个房间弥漫着她身上的香味,屋顶的吊扇转动着比起室外清凉得多,她躺在床上,烫过的半长头发有些慵散,丰满的嘴唇精心描过打上了红艳艳的口红,上身套一件薄薄白汗衫,一床薄毯子着胸脯以下部位,丰满的胸部露在外面可以看一边一粒凸出挺立,看得我直吞口水。
  她问我怎么才上来,是不是害怕了。我回答她说是,把我想上来,走到楼梯口又害怕了,反反复复在卫生间和办公室间来回折腾的事也说了。她看我拘谨害怕的站在床边上,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嘿嘿”一阵轻声娇笑着说:“瞧你那胆小的样,吓着你了吧?害得我一中午都在等你!你想不想要我,你说老实话。”
  我连忙回答:“怎么不想呢!你这样子的女人只有傻子才不想呢。我做梦都想了好几回了。”
  她露出一些自信或许还有点自德的微笑,回答我说:“好了,嘴还蛮甜吗!今天快上班了,不行了,下次我们再找机会吧!今天都是你胆小,害得我蠢等了你一中午,觉也没有睡,眼睛都不敢闭。”
  我急忙说:“都是我,都是我,我也没想到明明心里想,但临了又会害怕成这样子,对不起了,都是我的原因。那我就先下去了,让别人看见了不好。”
  说完我就要走,她喊住了我:“喂,你就这样走了,我不是白等了你一中午吗!”
  我站住了不知所措,她叫我过去,伸开双手,要我抱抱她,要我吻吻她,我乘机隔着衫在她胸脯上摸了两下,软绵绵肉呼呼带着体温,里面没有戴胸罩,毯子有点挪动了,她大腿从旁边露出了一截,穿了一条肉色尼龙短裤.....第一次约会就是这样结局,我也没有胆量在她卧室里的床边逗留,收住心事先下楼了,她隔了半个小时后才象没事一样到办公室来了。
  过了两天,她问我晚上有时间没,她说她姨请吃饭,如果有时间晚上8点可在公园门口一见,我当然答应有时间了。我还记得那天傍晚时天下了阵雨,吃完饭洗了澡挨到天黑,7点半的样子带了件雨衣,骑着自行车向公园行去,到了后发现她已在那里等我了,我们把自行车停在公园大门口,那里公园还要购票才可以进去的。
  雨后的天气有点凉爽,空气也特别清新,她洗完澡后身上洒了香水,小卷发散披在肩上,穿一件短袖无领淡黄衫,一条黑色职业装短裙,屁股紧裹得玲珑有致,套肉色长筒丝袜的细长小腿、浑圆大腿光滑性感。我们把自行车停在门口,俩人并肩走公园的小道上,开始还隔了点距离,说说笑笑放松下来后,我试着牵起她的手,后来又试着搂起她的腰,她身上的香味串进我鼻子里,冲上我的大脑,有如此美色在怀,弄得我心猿意马。
  我们不约而同的往树丛密集的湖心岛走,那时的公园里人不多,在9点以后除躲上密林约会的情人们,基本上看不到人了。走到一处中间有块小平地,周围有灌木丛的地方,她说走累了,要休息一下。我就把雨衣铺在地上,我先坐下,她把紧身的裙子撸上去,基本上大腿全露出来了,才坐下来,顺势一下靠在了我怀里,我剩势抱住她,要她仰躺在我腿上,把嘴印上她的唇。
  她搂着我的脖子,两腿微微张开,舒着身子,两人唇与唇相印,舌与舌相绞,连牙齿也碰到了一起,就象是要水乳交融不分开一样。我的手开始是隔着衣在她身上抚摸游走,后来把她衣服扯起来,伸到衣服里去了,在她光滑的皮肉上忙碌耕耘。要解开她的胸罩时,第一次脱这东西,怎么弄都不得要领,最后还是她自己解开的,手爬上她乳峰,一手都握不下,软软的滑不溜手。
  
后来好象是听到说话的声音,有人向这边走过来,她说天色不早了,我们走吧!把我的雨衣用纸擦了,叠好交给我,我们搂抱着向公园大门走去,取了自行车回家。我送了她一段,她坚持不准我送太远,说别被熟人看到了。
  那一晚我回家又洗了个澡,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回想我和她的认识开始的每一段、每一次,回味着刚完成的第一次,做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虽然是和一个已婚的少妇发生,但她那娇好美丽的面孔和玲珑曼妙的身段,以及明眸善睐、千娇百媚的万种风情,想起来都回味无穷,和一个美妙风骚的少妇完成第一次,做得很顺利流畅,也很刺激欢悦,觉得很值了。一晚上那话儿都是直挺挺的,要是她在我身边,会毫不犹豫把她压在身下,弄得她婉转低吟、**涟涟。
  那件承载了我俩第一次的雨衣,我保存了很久,几次家搬家都带着它,那上面有一块我俩流躺的爱液留下的印迹。我和老婆结婚后没有带走,放在父母家里,后来不知丢到哪里去了,我遗憾叹息了好一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