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小田们和那座城的约会(1)作者:tiyokchen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小田们和那座城的约会(1)作者:tiyokchen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作者:tiyokchen
字数:7903




  ***********************************

  小田们和那座城的约会写在前面的话,近段时间闲来无聊,想着人生或许短
暂,何不追寻下当初的梦想,便想着写一篇长篇的色文来,按照框架的定义,文
章是以NTR开始的节奏,日后要涉及各种主流因素,什么御姐萝莉处女万人骑
怕是都有推倒,但这些不是主角一肩挑的活儿,很多可能主角只是作为一只眼的
存在,文章本身我很用心地推敲各个字眼儿,希望大家吐槽时口下留情,每次更
新的区区几千字我都是耗了心血在里面的,如果反响不好的话以后我便自己在电
脑里自己默默地写,或者转成一篇普通的不带色的文字,另寻地方发表,请大家
如果不小心看到了并耐着性子看[全本完结]了的话不吝提供宝贵的意见和建议,在下别说
色文,连文章也是高考后的第一次了,最令我难以把握的是色情节怎么写得让人
有性致,还请专业的各位能给与帮助

  ***********************************

               第一章楔子

  「喂,二萨比,出来喝酒?」鸡辉朝马路边吐了口痰「嗯啊,哪儿?」田甬
城不屑的表情已经跃上眉头「东区新开了个南苑?据说挺高档的。」「你买单?」
「这都不叫事儿!额,我突然想吃小吃一条街上的酸菜鱼大排档了又。。。」鸡
辉的表情洋溢着微笑「肏你妈逼的,抠死了,你等着,我要吃两脸盆鱼头!」田
甬城也微笑着,还是大学时候那套对话的规则「最近看到个报道,鱼头致癌好像。。。」
「别BB了,几点到?」「六点吧,今儿五点下班,六点差不多赶到那。」-盲
音。。。

  当田甬城赶到大排档的时候,发现毕业这么几年,全班可能只有鸡辉一直很
专一,读书的时候就从没准时过,现在吃饭照样不准时,当田老二晃着脑袋盯着
满街的热裤白腿看得眼睛度数又上去了几个百分点的时候,鸡辉那剐了能做几十
分糖

         醋小排的妖娆身躯缓缓地出现在他背后

  「肏你妈,不迟到你是不是会多个弟弟啊?」田甬城一幅伪气急败坏的样子
「你再这么吊我钱包可忘带了哦。」鸡辉面无表情「得,老板!有没有私密菜单?
菜价没有二十以下的那种?没有?我操!这都特么混迹上流社会的,怎么吃?」
「算了算了,趁这个城市还有三分之一的人不知道你是个萨比,赶紧收敛点吧,
老板,拿菜单!」「我肏,你丫是傻逼,我可是我老爸屯了三十几年的精华孕育
而成!」「你哥给你爸抽走一大半了,你这种能四肢健全本身也是造物主对其他
生命的一种不公了。」「呵呵,我们家老汉听了铁定得削你,你都不晓得我小时
候我家里对我多溺爱。。。」

  老田如果听到鸡辉对田老二的评价铁定会削他——娃儿虽然是个烂娃儿,你
虚情假意地稍微留点面子嘛。。。

  当故事讲到这就有必要八一八田老二的成长史,不同于一些伟人出生时老妈
梦龙,天生异象,世事动荡。。。田老二出生那天天气不好不坏,他老娘睡了一
整夜没憋出半个梦来,觉香得像从国家刚解放就一天喝一瓶脑白金,但这并不能
说明这崽儿出生是个大快人心的好事儿,当小庸成来到这个世上的时候,伴随着
的是他老爸无尽的哀愁和老妈一脸的抱歉……

  那是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伴随着计划生育席卷整个神州大地,那个
年代的二胎政策很严,像甬城哥这样能生下来的本身其实也算作半个奇迹了,但
是那钱罚得可不是一丁半点儿,不过他们家也算作半个名门,在他们村。也不知
道老田发哪门子骚,非得要个女儿,田家老大快十岁的时候田妈给怀上了。田妈
一向是个作风很严谨凡事讲求科学依据的人,所以在怀孕后第一时间挺个当时[全本完结]
全还是平的肚子不远几里来到集上找到当时镇上绰绰有名的半仙给占了一卦,半
仙眯起眼睛捋着胡须三两下套出来田妈想个女儿,于是斩钉截铁又稍显遗憾地下
了定论——唉。。。是特么个女儿,田妈高兴地打了赏,回去安心地等着田老二
呱呱落地,等到进了产房,随着一声啼哭,全家人发现貌似身上混进去什么奇怪
的东西,老田当时想着能把孩子塞回去再打胎,咨询了下当时的老医生表示目前
的医学水平干这个还差那么点意思,甬城哥悲催的人生就这么启航了。

  在我们老家有个说法,老来得子往往比较聪明,老田就很聪明,甬城以为老
田聪明是因为他老来得子的缘故,意思就是老田的聪明是拜自己所赐,后来渐渐
长大得知老来得子比较聪明的是那个子,而不是那个老,悲催地发现自己对这个
家里唯一的贡献也被剥夺了,从此便在家里一落千丈,虽然以前家里人不怎么待
见,但是好歹自己还很自信这是一种教育方式,这会儿连自信也没了,只能小心
翼翼地做人,所以养成了田甬城细腻的性格和极高的情商,再加上老田的棍子和
巴掌经常对他头部稍感兴趣,可能久而久之打肿了点,脑容量相应也增大了点,
智商也变得高了起来,也算是为其日后各种花式人生奠定了基础。

  前文先说这么多,甬城同学的学生生涯就不一一赘述了,聪明反被聪明误的
人比比皆是,甬城哥自认智商不超120,只能心安理得地当个半吊子,那个年
代的小学到高中,成绩好才有魅力,当然,有魅力也不一定有木耳,当然,有木
耳也是用来吃的。像甬城哥这样外形不够硬朗也不足娘炮,鸡巴不小也不大而且
那会儿太大只会很尴尬,成绩不倒数但正着数也得续上两口茶才能数到他名字同
时又保证嘴皮子不翘皮,总之扔在人堆里[全本完结]全没有扔在狼堆里反应热烈的人是[全本完结]
全没有什么异性缘的,学生时代跟异性最面红耳赤的肉体接触就是初中教英语的
漂亮女老师撕过他耳朵。在对人生即将失去希望的时刻抓住了一根稻草,这货高
考超长发挥,这么说吧,平时他的成绩就像他自己软着的鸡巴,他高考成绩一下
子赶上了欧美A片里面最大号的黑人鸡巴,这根黑鸡巴就这么成功地上了一个9
85的机械自动化专业。在这个平时见到女生都没那么简单的专业,甬城哥一点
悬念都没有地洁身自好了四年,并在毕业后一鼓作气地继续洁身自好!

  田老二生命中遇到了两个贵人,一个是他哥,田老大从型很有出息,有大
将风范,聪明倒罢了,还很懂事,田老二觉得他哥小时候对他最大的影响就是他
田老二犯错了,老田揍他,揍的过程中想起了田老大绝对不会犯这种错,然后越
揍越生气,越生气越揍得带劲,导致现在老田一把年纪了,两胳膊还全是腱子肉。
田老大长大后居然没有像电视电影里那样开始出现时形象很正面,发展着就变成
了反派的故事情节,他就那么一贯地优秀了下去,才四十不到就坐上了上市公司
的副总,在日后的人生路上不内涵地在人生和事业上给了小田很多帮助

  老二生命中第二个贵人就是第一次出去玩的小姐,快餐1000,当时他就
惊叹,真他妈贵啊,所以这个女的呢,全称应该是贵的人,简称贵人。那会儿老
二满嘴跑火车吐脏字的表象里藏不住他内心的菜比,被同事带去KTV玩的时候
打破了别的菜鸟把小姐抱到怀里会紧张的常态,他特么还没进门心跳就嗖嗖地上
了两百,等到一排美女过来报产地的时候一边咽着口水一边捂着胸口,他那晚上
能活下来可以说这事儿逼连接心脏的那些根血管绝对够紧实,掏出来捆女孩子身
上玩SM绝对不带断的!昏暗的灯光下老二很快就物色一个内心所属的娇小美女,
一米六的个儿,瘦瘦长长的大白腿,齐逼小旗袍,光看到就觉得裤管快一热了。

  等挑人的时候老二又扭吧起来了「你们先来。」「二子!哥哥们带你过来就
是给你破处的,赶紧的!」「我随便的……」你的随便我们了解,但是你也得先
挑个,这会儿是给你暖场,等会儿要带出去的!「」哦,那就左边第四个。。。


  同事们:「妈逼早就看好了!」「装逼!」「狗日的!」

  当本文第一个女主来到主角的身旁并乖乖地依偎在他怀里的时候,小田紧张
地颤抖了!他握着人家肩膀的手都在颤抖!现在往他手里塞根鸡巴他能不自觉地
给人弄出来!

  「小帅哥第一次出来玩吧?」「嗯!」「嘻嘻,一下子就看出来了!」「不
能吧。。。」「哪不能?人家肩膀都给你捏疼了呢。。」「哦,不好意思!」
「这样道歉多没诚意啊,喝酒!」「行!」

  咕噜一口,半杯假洋酒下了肚子!

  多亏了这个清纯的外表下在这个行业或许熟稔了好几载的美少女,开头最痛
心的

           尴尬期就这么慢慢流逝过去了

 ∑过三巡,田老二彻底放开了,甚至自己一贯幽默且淫荡的风格也展露出来


  「美女,你很漂亮诶!」「真的吗?嘻嘻。」「假的。。。」「。。。。」

  「你要是胸再大点就[全本完结]美了。。。。」田老二在女孩子胸上摸了摸「这是的,
但我平时胸很大呢,嘻嘻,平时我穿加厚的内衣,晚上在这上班又不能戴,要不
然很容易穿帮,像你们这些动手动脚的臭男人!」「告诉你个方法,木瓜可以丰
胸的!」「这谁不知道啊,但是也得看底子的,像我这种再用木瓜也就最多上去
一个等级。」「那是你方法不对!」「不是榨汁喝吗?」「不是!是把木瓜塞进
衣服里去,立马你就胀鼓鼓了」老二说着就把手伸了进去,演示了下「讨厌!」
「。。。」

  欢场的时间过得像撒尿一样急促,转瞬就到了凌晨的尾声,包房里酒都拼得
差不多了,兄弟们也打点好了女孩,老二就带了女孩去了边上的衅店。。。

  其实老二直到进了房间呼吸都是急促的,甚至比刚刚挑女孩子还要急促,他
知道接下来是他重要的人生旅程,他牵着女孩的手坐在床头柜台灯边的床旁,开
始细细地端详这个女孩,在会所走得时候换下了那套旗袍工作服,换上了自己的
牛仔小短裤,蓝色圆领T恤,粉嫩的皮肤洁白无瑕,甚至连夏天里皮肤好的女生
常见的身上个别的蚊虫咬的斑点都找不到,脸庞只能用精致来形容,大大的眼睛
配上长长的睫毛,看了就想先亲上几口,因为天气也不知道是气氛而变得粉红的
脸庞显得格外可爱,如葱尖版洁白修长的手指配上鲜红的指甲油,曲线优美的脚
弓和毫无瑕疵的脚趾头,连瑶鼻上点点的沁出的汗液平添几分性感,而淡淡的妆
饰粉刷掉女孩身上本应该透露出来的风尘气息,老二内心里甚至泛起了丝丝不忍,
这个年纪的女孩应该在校园里烟花烂漫着,唉,可惜了可惜了。。。

  本身老二在会所的时候跟女孩已经打得火热了,但这么一个细细的端详,反
而搞

             得大家又有些尴尬了

  「那个。。。我们开始吧?我先去洗澡?」女孩小心翼翼地问「嗯啊。」

  女孩拿出坤包,也不避讳,就脱了个精光,翻出拖鞋趿拉着就进了卫生间,
留下了心潮澎湃的田甬城半躺在床上思绪万千,还顺便摆了个度男人怎样时间更
长久

  女孩的澡洗得很快,光着屁股进去的,出来的时候反而穿了身睡衣,性感的
那种,薄薄的,若影若现,柔声说了句该你了,田老二一根烟还没抽[全本完结],便掐了
烟头

            三两下扒光也去洗澡了

  田老二洗[全本完结]出来的时候像个君子,因为君子坦荡荡,他就是那么不内涵地光
着屁股摇了出来,女孩把空调温度打得有点低,含羞待放地埋在被子里,田老二
走过去把她从被窝里掏出来。很多人写色文讲的雏鸟都是一幅急不可耐饿虎扑食,
但这种事情也要分性格的,像我们甬城哥就是平时萨比关键事件很把得住的男人,
关键看片千余,理论基础很是扎实的,田老二就这么一只手环着女孩的背,一只
手揉捏着女孩的左胸,女孩动情地扑闪着睫毛,眼睛无力地微闭着,老二就轻轻
地吻上去,女孩的舌头很柔软,细长的一条,田甬城就这样吸吮着女孩的舌头,
下一刻女孩就反客为主地把他的舌头吸进自己的口腔里用薄薄的唇瓣厮摩着,用
舌尖逗弄着他的舌尖,两分钟下来,我们的菜比同志已经感觉欲火焚身,便把手
往下探去。。。

  女孩没穿内裤,已经有点儿湿淋淋的私处以为一切已经蓄势待发,田老二用
中指探了进去,用指肚子感受了下阴道里神奇的构造,填补他博学的知识面上不
多的空白,里面是带点褶皱的,但是湿润润地不糙手,探到底仿佛还有个弯,用
指肚子触碰那里的上壁女孩会轻轻地娇哼一声,气若游丝若隐若无,老二干脆松
开了嘴巴,用另外一只手掀开裙摆端详了起来

  那是个很美丽的阴部,细细的一条淡红色的缝,上面的阴毛整洁而不杂乱,
可爱地带着卷儿,阴道里出来的分泌物很清澈,为这丝淫靡又拽回点清新的味道,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个菜比而怕得罪了女孩,他甚至想掏出手机把这一美景拍下,
犹豫了半天终究还是没开得了口。

  前戏似乎已经到位,关键是再不动手估计自己都快射出来了,田老二抽出手
指,女孩会意地从床头边拿出套子,剥开给他套上,用手再把套子捋到根部,又
用手指调皮地弹了弹两颗蛋蛋,又抓着鸡巴摇了摇,两人相视着微笑,田老二便
用手将女孩嫩藕般的双腿打开点角度,把女孩的性感睡衣掀到乳房跟脖子中间的
地方,然后便学着A片上的样子拿着龟头在两瓣阴唇中间厮磨

  「看不出来啊,表面挺菜一小帅哥,装的?」女孩微微颤抖的语气在打趣
「给我。。。」女孩柔声央求着

  听到这声田老二险些没把持住自己,定了定神便一扶着鸡巴徐徐地插进阴道,
当初一直以为小姐的下面能塞进去半个郭小四,真正实干的时候才惊喜地发现女
孩的阴道是很紧致的,龟头一直是在撑开阴道壁的过程中缓缓前行的,到了底之
后定下来感受了下,那种阴道和龟头的贴合感让他的脑海里当时就无厘头地冒出
来个叫水乳交融的词。让龟头在阴道里适应了下,田老二就开始慢慢地抽插,抽
插了一会儿发现一旦习惯了那个节奏,根本没有射精的冲动,便加快了节奏,弄


       身下的女孩也轻轻地哼出属于女人最美的乐章

 ⊥这样抽插了约莫十分钟,当疲倦取代了快感,田老二把手抄到女孩的背后
把她抱了起来,两人面对面盘根式地开始了第二乐章,女孩屁股有节奏地起起落
落,带起了液体碰撞的啪啪声,老二甚至开小差地想起来小时候坐船时河水拍着
船边的声音,脸上也不自觉地泛起了微笑

  「怎么了?想到什么好事儿啦?」「没事,在想我第一次做,对象就是个美
女!」「你就贫吧!」「真的!」老二捋了下女孩左边脸颊贴着的几根凌乱发丝

  那一刻,老二是动了真情感的,虽然他一直是个极其理性而又智慧的人,所
以他内心的柔软也就触及了那几秒。那一刻女孩也是被幸福感包围着的,但是也
算理性的女孩知道那只是一个泡沫,是与现实格格不入的美好嘲,很多客人极
尽凌辱,早就将的尊严和情感打磨干净,当今晚碰上这个柔情蜜意的男孩的时候,
她再次真实地感受到了来自下面的快感,有那么几秒甚至在幻想这辈子停在这几
秒那该多好。

  又抽插了几分钟之后,女孩渐渐也显出了疲态,老二就又将女孩放下玩起了
传统的体位,两人也不言语,期间就一直这么微笑地看着对方,倒像极了一对默
契的情侣,老二的手也不在一味地放在两只乳房上,握着腰,捏着耳垂,轻抚着
脸蛋,尽显柔情蜜意,女孩一面感受着下面传输过来的快感,一面抓过老二的手,
两人就这么一边抽插着一边互相摩挲着十指。。。

  「你时间好长啊。。。」「可能是酒精有加成吧。。。」「嘻嘻,就是长,
人家好舒服呢!」「好不好打折的啊?」「死样吧!」「我冲锋一阵了哦,请系
好安全带!」「嗯。。。爱我」

  老二开始[全本完结]全放开了节奏,并且九浅一深地大力抽插了起来,到底的那一下
甚至不用视觉就能感觉到淫水溅落在床单上的美景,用慢速相机拍出来肯定很美
——老二又开小差了。女孩没闲暇开玩笑了,微蹙眉头细细地体验着,嘴里哼啊
哈蔼始冒出些不规则的字符,老二在越来越快中感觉到了自己的即将来临,女
孩也感觉到了,她的肌肉也崩得很紧实,需要老二最后的那一下将两个人带入天
堂。

  此刻的女孩青葱嫩指使劲地抓着老二的后背,在上面留下了音符般的痕迹,
老二的射精伴随着一次一查到底来临了,腰部的肌肉微微地开始痉挛,龟头开始
射精的跳动,因为女孩的阴道又不给跳动的空间,龟头便带着阴道一起摇曳着,
女孩的指尖死死地掐进老二的后背里,充血而绷直的指头如同指甲一般鲜红,下
体也开始强烈地收缩,两人达到了心灵上的契合。。。

  八爪鱼般躺在床上喘气的两人分分钟回归到高潮后的现实,女孩收拾行装准
备离去,田甬城则拉回了几秒前还在幻想着这次性经历这么[全本完结]美,女孩会不会爱
上他,或者抽出一千块还给他甚至还加了几百作为辛苦费这些林林总总的思绪,
在内心里默默地将女孩定位为他人生的第二个「贵人」,甚至直到最后他都不知
道「贵人」叫啥名字。。。

  田甬城的高情商和刚柔并济的老城性格让他在社会圈子里游刃有余,博学的
知识面让他在帮很多朋友处理了一些问题的同时积攒了更多的朋友,毕业离校的
时候

  他就成功地以被班上的一群哥们儿抱在里面往他身上洒下足足三公斤眼泪而创下

  校记录,毕业后在那个复杂的社会里也能以灵光一现的纯真感动一些性情中
人,列数生命几十年,除了美女,没有他小田哥吃不开的!

  鸡辉就是他舍友,两人又同时留在了大学所在的A城,两人的交情简直可以
互相打手枪却又不带一丝杂念!

  鸡辉人如其名,跟小鸡仔似得,瘦不拉叽分分钟看着要暴毙的人,看起来从
性格到气质,从脸蛋到到鸡巴,哪一块儿看着都贼精贼精的感觉,大学的时候打
牌一直赢钱,当时哥几个就一直拖着他不让走,等过了凌晨三点,那小身板看着
分分钟要猝死了,哥几个儿就趁着那个段儿一鼓作气捞回点儿本,要是达到第二
天早上八九点还能让他自己吐点出来,要是拖到中午。。。哼哼,那哥几个就得
凑安葬费了。

  鸡辉大学时候就有过三个女朋友,充分地验证了一个概念,叫做只要脸皮够
厚就没啥做不成的事情,鸡辉脸皮就够厚,因为经常不洗脸,光从形状上看第一
眼也会觉得这是个厚脸皮的后生。以前在学校里鸡辉约了会回来后会洋洋洒洒地
将细节透露给田甬城,觉得田甬城兴致不高还拉上同舍的达哥做女模,声情并茂
地演给田甬城看,[全本完结]了塞给他一卷纸,说声「够兄弟吧?去吧,发泄出来吧!」
所以鸡辉不光是田甬城最好的兄弟,还是人生的导师和素材的源泉。

  哥俩毕业后还隔三差五凑一块儿喝酒,大排档叫上几壶扎啤,骂萨比领导,
风骚女同事,讨论最近谁出新片了,剧情片,那叫一个骚!那谁下马了,下面太
黑,不忍直视!那谁**门的视频你那有吗?必须的!那行,等下弯你宿舍一下,
我拷下?老板!我对面这客人要埋单,你过来下。。。

  不同于田甬城的光干过一小姐,鸡辉毕业后照样在这一块儿活得那叫风生水
起,这不,去年娶了个漂亮媳妇儿李昕妮,一米六出点头的身高,紧致的身材,
降的肤色陪着[全本完结]全看不出毛孔的皮肤夕阳下简直在四处散落着余晖,鼻子往下
都是[全本完结]美的,鼻子往上也不差,只是没办法找出华丽辞藻来形容罢了,当初鸡辉
领着她像见公婆一样来找田甬城搓饭去,第一眼田甬城心里就一个咯噔,麻痹的
鲜花全都插牛粪上了——注意,这不是心理暗想,田甬城就这么当着面赤裸裸地
说出来了。美女莞尔一笑,「是牛粪插鲜花吧!」鸡辉很严肃地纠正道,并在接
下来的饭局上不停揉搓刚刚挨着他女友的那条胳膊。

  原以为鸡辉会一直这么浪荡下去,居然在一年后就这两人结婚了,并在又一
年后生下了活泼可爱的小女儿,日子只叫人艳羡,但是家庭和兄弟二者不能兼顾,
所以掐指一算两人也好久没聚一块儿喝酒了,准确地说鸡辉买了车之后就再没一
块喝过酒,所以几天鸡辉有约田甬城是必须过去的

  好久没听那小子当面发牢骚了。。。

  「最近怎么样?」「就那样,除了还是没女人,其他变化还挺大的。。。」
「具体点呢。」「要做RD三组项目经理了。」「行啊!我想起来我钱确实是忘
了带了。」「没事,我也没带。记得那句广告吗?——从小到大我就没输给过你
——专指我对你的跑步战绩!」「你够狠。。。」

  。。。

  那天聊了很多,人生理想这些大学里的话题也都拾掇起来了,三扎下肚两人
都有些轻飘飘了,一人点了支烟,突然话题断片了,两人就这么沉默地对吐着烟
圈儿,田甬城惊人地发现鸡辉的眼圈有点红

  「咋啦?看到我激动也得在刚见面的时候啊!这都快走了,几个意思?不舍?」

  鸡辉居然突然垂下头,吧嗒吧嗒地往桌上掉大眼泪珠子

  「怎么啦?出什么吊事儿啦?」田甬城挪到桌子的对面抚着鸡辉的后背侧着
脸问

  鸡辉不回话,继续执着地掉大眼泪珠子

  过了半晌,鸡辉竖起脖子,像雄鸡复活般红着眼眶轻描淡写道:

  「我感觉小妮儿外面有情况。」

               (未[全本完结])